幻影皮囊姬

♚战斗欲旺盛的冷cp小王子♔
墙头众多,没事干就爬来爬去。介绍写什么都分分钟打脸……麻烦大家善用归档和搜索功能了~~
( ̄ε(# ̄)☆╰╮( ̄▽ ̄///)

【盾冬】博物馆奇妙夜(欢乐向撒糖习作)1~3

*伪·校园AU?博物馆奇妙夜paro??咳嗯……我不太熟悉这种专有名词……

*前两天丧心病狂的手绘赶衣服的时候填完红蓝之后觉得哪里想到了什么,棕色也填进去之后又觉得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一边修罗场填色一边欢脱地脑洞出了这篇粮^w^~

*部分引(zhao)用(chao)美队12和博物馆奇妙夜12的台词和情节,会用注释加以标明。

*人物性格仅延伸于美队12和妇联1,我已经被漫画绕晕了……(躺平)

*学校方面的设定都是我自己的学校生活经验,至于打工经验都是跟妹子们约会(雾)时候讲给我听的~我连SSN都没弄呢……至于纽约么,除了转机啊换机场什么的,我还没认真逛过,印象么……破到爆炸……不过也是指非市中心地段就是了。如有出入欢迎指出~推荐纽约好吃的好玩的更加欢迎!

*撒糖习作,初次写盾冬这对儿可能非常生硬,请见谅或者直接红叉T^ T

*最近觉得lofter看文很舒服,考虑要不要搬个家~XD(然后瞬间就搬了)

*注定OOC

 

-----------------------------------------------------

 

1

 

James Barnes,平生第一次由衷地感谢他那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的父母,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字,分毫不差的命中了他人生里第一个头彩,或许也是最大的一个,因为接下来一连串事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啪嗒啪嗒倒了一地。有时候好事儿即使到来的晚了点儿,也让人觉得人生依旧是无比美妙的事物。

 

事情的源头还要从一大清早说起,作为一名好不容易申请到了奖学金的大学生,Bucky还要为了生活费而头疼不已。刷盘子洗碗的工作早就被抢了个精光,做pizza这种简单又有趣的活计更是不用想,暂时还没有领到学生证的他甚至不能使用学校的电脑上网(注1)提交简历,只能绕着学校把各个能跑的办公室都跑了个遍,最后也没能申请到哪怕一份一周十小时的最低薪水的工作。

 

事情进行的不是很顺利,Bucky摆着平常那副撅着嘴的表情,懒得提起步子地拿鞋底蹭着水泥地,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还能上哪儿碰碰运气,毕竟每天凌晨爬起来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上学听起来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主意。他需要搬到离学校稍微近一点的地方,至少得保证每个月挣到手的钱能抵得上租金,即便他还有一点儿少得可怜的积蓄,但他仍然怀疑自己是否能交清第一年要求的整年房租钱,更别提吃饭了。

 

至于学校宿舍?

 

布鲁克林周边的物价那么高昂,就连学校四间一套四人一间的宿舍楼里的一个床位都贵得够呛,却还是紧俏到难以随意分配。

 

掰着手指埋头冥思苦想着,Bucky已经晃出了校园的范围,原本就离开学报道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校园里空空荡荡的,周边的街道也是站一小时街也碰不见几个人影的状态,突然在走到某个街口的时候人声鼎沸起来,Bucky好奇地抬了抬眼皮,发现人群排出了一条长龙,队首淹没在巨大的、有一圈金属框的玻璃门里。队伍里几乎都是年轻小伙子,不少都穿着印了一样logo的T恤,只是颜色略有不同(注2)。他们手里要不握着平装本的书册,封面看起来印的花里胡哨的,要不就捏着报纸,指着某个豆腐块儿版面大谈特谈。

 

Bucky探着脑袋张望了一番,在人缝里发现玻璃门口竖着一个立式宣传海报,反复念叨着“excuse me”才努力地挤到那里,惊喜地在第一眼就扫到了吸引他全部注意力的单词——Employment。

 

不过两眼放光也只是一时的,虽然海报上什么都没写清楚,不过看应征的人数就能猜测一二,不是待遇优厚就是轻松简单还能拿来炫耀,总之就是没什么希望。Bucky偏头看了看太阳不高不低的位置,舔了舔嘴唇盯回那张海报稍稍犹豫了片刻来决定是否要做这个看起来比较无谓的尝试。

 

“嘿小子,你打算在这里傻站多久?该不会想要插队吧。”

 

Bucky感觉自己被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就像某些超现实的末世科幻片儿里惊悚镜头的开始一样,他扭头看到了一个超级大块头。怎么说呢?那家伙有点儿肌肉但更不乏肥肉,整个人肩膀一直保持着耸起来的状态,即便正弯曲着腰背以一副以大欺小的威胁模样恶狠狠地盖住并且盯着Bucky,那也是以俯视的角度在看的。

 

并没有一秒打过这样主意的Bucky勾勾嘴角就绕开了这个大块头站到了队伍的最后面,那儿有一帮探出身子来看好戏的,他不得不多走了几步离他们远些。站在他前面的原本的最末位的那位整个人瘦瘦小小的,肩上扛了个黑色的单肩背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塞了些什么,手里还抱着好几本书,看起来全副武装的模样。他兴致盎然地扬着眉毛,称赞了Bucky一句:“你可真不赖!看上去很合适这份工作,看来我的机会不怎么大了~”

 

“何止是不怎么大?我觉得你如果真的应征上了,应该牵条狗来上班。猎狗,兄弟。”再前面些的人回头来凑热闹。

 

小个子的家伙脸红了好一阵子,敷衍道只是来看看的。

 

Bucky没兴趣纠缠这种问题,而是对他之前的评价更感兴趣,这说明他一时负气的选择或许不是单纯的浪费时间:“你好,我叫James。你刚才说的……呃嗯……工作?方便详细讲讲么?”Bucky尽量的委婉,毕竟他需要足够的信息,咨询他人显然是很便捷并且迅速的一种方式。

 

“博物馆招夜班保安,你刚才的气势,哇哦,真的很厉害。换做我估计已经吓坏了!那个大块儿头是真的很可怕。”

 

这个家伙似乎很擅长跑题,Bucky只好抬头寻找最基础的讯息——比如说,看看这栋看起来很现代的建筑物到底是个什么——巨大的金属字给出了答案:美国队长博物馆。

 

队伍前面好像有点吵闹升级的意味,没有太在意,Bucky跟着队伍缓缓向前移动着。

 

虽然他从没有闲钱买漫画书看,但好在男同学们总有不少人会大张旗鼓地传阅以此试图拐带他人的喜好。所以很幸运的是,Bucky还残留了一点点印象在他聪明的脑袋里,蓝白红配色的、把整个人包的恨不得一块儿皮肤也露不出来的紧身衣,还有一个可笑的、覆盖住眼周跟下巴颏儿的头套——这人真的不是要去抢银行吗?哦对,还有一个差不多样式的盾牌,最后是快要撑爆那件紧身衣一样的肌肉。

 

说真的,Bucky自认没上过战场,不知道人们在那种情况下还有没有兴趣去关心自己或者敌人穿些什么,不过他打包票自己是绝对不要穿着那玩意儿满大街溜达的。

 

Holy shit!万一工作就是扮成那个Captain站在博物馆门前招揽客人呢?!

 

Bucky咬着下唇瞬间陷入了沉思,不怎么正常的制服和拿不到工资相比哪个更不能忍受一些?答案好像还挺明显的。

 

明显的走神被打断,小个子看Bucky没什么反应于是更换了话题想要引起注意:“你看新闻了吗?昨天晚上的事儿~我赌你一定不知道!”

 

Bucky摆了摆手,随意地回答道:“不,我不赌博。不过乐意的话你可以讲讲,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你看那个家伙过来了……咳嗯!刚刚我说到哪儿了?哦没错,昨晚!”之前找茬的大块儿头面色漆黑地插着裤兜一摇一晃地从侧面经过,支起的胳膊肘还故意撞了Bucky一下,仿佛他受气完全是因为Bucky,小个子紧张地闭嘴然后转移话题,刻意的成分从他的声音里全都能听出来,“之前的夜间警卫工作偷懒还是什么的,总之昨天早上临开门前的时候才发现美国队长的衣服被偷了!记者们没能偷拍到照片,博物馆方面大概也不允许吧?你说他们都那么认真的做了一套衣服披在人物模型的外边儿了,脸上也做了细致的彩绘,身体总不会偷工减料吧?虽然被盖住了——裸体的Captain America,哇哦~!!”

 

小个子自己越讲越高兴,跑题跑得十万八千里还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然后呢?”Bucky试图扯回正题。

 

“哦哦,然后官网上就贴出来招聘的信息了,原来的那家伙应该被炒鱿鱼了吧?不知道要不要赔钱……你说我去赔点钱可以拿一套衣服回家吗?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他们总得给美队套上一件新的制服,多一件少一件差不多远,虽然展出裸体也没什么不好的……”

 

Bucky一直忍着揉一把他饱受折磨的耳朵的冲动,顺便还顶着身后隔了几个人传过来的毫不遮掩的怒气跟敌意,他依然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不过还好,他已经撑着排到了大门口的位置。他看到玻璃门上挂着一个白色的牌子,鲜红的粗体字写着“CLOSED”。越过前面人的肩膀可以看到一进去的第一个厅室右手边靠墙的位置有一个类似于购买和检票口的位置,现在临时被改造成了接待登记处,一名办公室女性做接待,安排她面前的人留下姓名、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地址。接着一次放四个人进她背后的一扇门里,大概就是正式进入面试的环节了。

 

这个Bucky可算是熟悉了,虽然面试官总有千奇百怪的问题,好在他通常表现的都不算太糟糕。而简历,真是万幸,他今天就是为此而出门的,算上直接已经录用了别人连他简历都没收下的那几份工作机会,他的包里还躺着二十份左右的打印稿。算下来都有一桶2%脱脂牛奶的钱(注3)了,Bucky不高兴地挪动着他的下颚肌肉。

 

他今天最好是能拿下一份工作。

 

直到他签下自己的大名儿,犹豫着写了房东阿姨的手机号,最后对着最后一个空格儿绞尽脑汁了一会儿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从没打开过的、崭新的学校用邮箱。女性接待员随便倒着扫了一眼他填写的信息确认完整之后准备例行按人头放进去,结果还倒回去多看了一眼,又呼扇着睫毛仰头盯着Bucky看了又看,最后弯了弯红唇微笑着对Bucky说:“请进吧。”

 

Bucky终于开始有些紧张了。

 

 

注1:以我们学校为例,图书馆里的公共电脑需要使用学生的账户密码才能联网。而第一次给学生证设置密码需要先联网。特不亲民特不靠谱对不对。(幸好我时时有网)

注2:某此我宿舍楼响火警警报(这不是演习!)全员夜不能归宿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米国汉子们对蝙蝠侠T恤的热爱真是……啧啧啧~~此处替换概念为Cap的盾~~

注3:我们学校打印是0.09刀单面一张纸,双面我没试过(好浪费!不过我是真的不算很明白那个巨型打印机的用法,而且有人排队我也不好意思拿纸笔做实验|||)。那个2%reduce巴拉巴拉的牛奶我印象里是2.69刀一桶2L的吧……反正经常买不到whole milk……一定是get go的错!!

 

 

 

 

2

 

办公室被简单的用白板之类的东西分割成四等份,仅仅拦住了面试者座位的左右,而面试官们则在一个简易搭起来的长条办公桌的另一头,方便互相交流意见。

 

Bucky坐下来的时候还在回想接待员意味深长的笑容,有点毛毛地在递出简历后从男性面试官的脸上看到了相差无几的表情,他甚至一页还没有翻过呢!是好是坏都躲不过了,Bucky在面试官的眼皮子底下做了个深呼吸,接着平静地延伸嘴角摆出了一个十足好看的笑脸,态度好一点总没错。

 

“您好,我是James Barnes,大一在校生。”Bucky两手合掌搓了搓,发现面试官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赶紧把抬到一半的手摁回了膝盖上,“之前没有干过保安,但是我做过很长时间的货物搬……”

 

面试官竖起一根食指示意他安静,简单打量了Bucky一番就侧头叫停了边上的同事,Bucky坐在从右往左数的第二个“隔间”,第四间的面试官甚至直接拖开椅子绕到了后面。四个脑袋挤作一团,极小声的嘀咕了几句,看不出特别意义的手势胡乱比划了一通之后连隔壁暂时被放置的应试者们都凑过来看热闹了。

 

直到面试官们做出了决定,所有人都非常整齐地抬头盯住了Bucky,一共七双眼睛,这让他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以免被毛骨悚然地感觉吓到弯腰。

 

“Barnes先生,请问您的中间名是?”原本自己的面试官开口询问,Bucky抿唇后努力保持平稳的语调回答他:“Hmm……抱歉,我想那个空白或许应该填Buchanan之类……的?抱歉我不常必须使用中间名。我猜想应该是Buchanan……”末尾还是有点不太确信的意味,他忍不住抓了两把后脑勺的头皮。

 

“很好。”

 

Bucky忍着没有翻白眼,原谅他不懂得不确定自己的中间名是什么哪里可以称得上是‘很好’了。

 

面试官们草草用目光扫视了剩余的部分,在某位很好心的中年女性教授的指导下多次修改过的履历表的内容,Bucky对那个还算有点信心,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通常这么不投入的看法应该下一秒就要准备接受委婉的、看上去像是接受一样的拒绝,接着说一声“非常感谢您的时间”,然后保持僵硬的微笑直到走出这个该死的办公室。然而这次真是Bucky撞大运或是别的什么,面试官手里的简历被卷成了一个棒状,冲着Bucky指着挥动了几下。

 

“请把上衣脱了。”

 

同来的应试者们努力合上自己的下巴,Bucky也一样,耳边不能停止的传来类似于“哇哦”的不怎么正面的惊叹声。

 

面试官清了清嗓子,状似严肃地补充道:“我们希望能确认您的身体条件符合我们提供的这份工作的需求。”听起来还挺合理的。

 

Bucky有点尴尬,不过还是照做了,他需要这个饭碗。赤裸的上半身有着流畅的肌肉线条,可能不算明显到可以去选健美先生的那种,却也足够赏心悦目,不,应该说是胜任工作。深色的皱巴巴的布料被捏在右手里,Bucky听到此起彼伏“哇哦”又停不下来了。

 

带着非常满意的表情,面试官把桌上的、先前说要考虑看看的简历垒成一摞在两次传递后跟别的同级别的简历一起堆到了身后的小桌上。

 

“由于时间紧迫,我想我们可以跳过求职信的步骤,既然我们已经成功地进行了面谈。最后我希望能确认您可以接受一周七天无休,晚上十点和早上六点交接班(注1),一天工作八小时。而时薪,我想你应该很关心这个,”面试官扬起了半边眉毛,瞟了Bucky一眼,“11.50美元。(注2)”

 

“是的,好的,非常好,我想说的是,非常感谢。”Bucky被意外之喜命中,舌头有点儿不听话,希望他的失态不会影响面试官对他的看法,比如说不沉稳什么的。

 

那人探出身子拍拍Bucky的肩膀,“跟我来,只要再填写一些表格,往上面盖个章,带你熟悉一下需要检查的路径,今晚你就可以上任了。”

 

“好的,先生。”

 

Bucky跟着从另一扇小门出去,不太绕路就进了另一间办公室,坐在里面的工作人员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重新上工了,手里的智能手机还被噼噼啪啪戳个不停。“你们的工作效率可真高?”

 

“谢谢,现在帮我找一下他需要的表格,这是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了。”

 

另外一边的面试官们很和气地微笑着告知另外三位他们彻底没有希望了,当然措辞十分委婉,这是他们擅长的部分,并且祝愿他们将来能遇到更好的工作。其中一个面试官出去收起了广告牌,剩下的队伍人数不算太多,走个场面很快就可以收工。所以当Bucky被经理带着几乎是以竞走的速度看完他需要注意的展品的时候整个博物馆里空空荡荡,正门也被彻底锁死了。

 

据说他也要走员工通道出入。

 

“大体就是这样,这是你的制服,手电筒,还有几个你可以出入的门的钥匙。期待你今后的表现。”说完就把人丢在展厅里自己欢快地下班了,毕竟今天还休馆呢,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白白耗费大好人生。

 

Bucky在原位站着傻愣了一会儿,发觉自己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就二度开始了对博物馆的参观。

 

尽管相片和道具都是仿照上个世纪战争时期的风格绘制及制作的,整个展厅仍然充斥着一种现代而高科技的感觉,和两条街之隔的学院和周边一片住宅区的维多利亚式建筑(注3)摆在一起泾渭分明。Bucky摁开了顶灯,主体色调偏灰黑的空间没有亮堂多少,所有电子屏都处在关机状态,绕着机器找了一圈找不到开机键的他只能研究立式显示器背后墙上的资料。

 

白色的粗体字简单地分别介绍了美国队长和他的咆哮突击队队员们,间或穿插着身高体重一类的细节数据,少了动态影像资料这些数据和图像看起来死板的就像是准备历史考试的复习稿,为数不多的图片除了印证自己脑袋里的美国队长的形象以外,只有几张抓住了Bucky的视线——那是他的脸。

 

噢,天哪!Bucky向右迈了一步倾斜着身子对着漆黑的显示屏当镜子照。他们俩可真是像,不仅是名字一样,脸也几乎一模一样。他简直要怀疑设计这个角色的人是不是见过自己。墙上的黑白图片形式展示的穿着军装风格羊毛大衣的人,James Buchanan Barnes,头发很短也很服帖,整个人英俊且笔挺,脸上是战士通常会展现的表情,还有蹙眉。

 

还好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同的。Bucky是个正经的学生,只是打工的次数多了点,为了偷懒或是省钱,两个理由听起来都不怎么样,而选择不去理发,略带点卷的棕色头发前后乱蓬蓬的快要耷拉到肩上。Bucky的胡渣也少很多,除了今天要应聘因此需要一个整洁的外形这个理由之外,大概还要算上年轻的关系。

 

Bucky看到了“A Fallen Comrade”的白色字块儿贴在照片的边上,想想看可能是个蛮伤感的故事,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打算深入思考自己的脸蛋儿和姓名到底占了多大便宜。哦,还有他的上半身裸体。

 

再随意走动了几处,Bucky感受到展馆的风格非常统一,除了大面积绘画的背景,没有面目细节的人物雕像,还有老式的摩托车之类的道具锃亮地摆在墙边供人观赏。

 

而整个博物馆里还有一处制作最为精致的地方,弧面的背景画着雪山,很多用白布蒙着半张脸甚至整张脸的士兵抱着枪向前迈进,而画面外的雪地上站着正在冲锋的咆哮突击队队员们,Bucky在照片里都有见过,一时间完全对上名字倒是有些困难,每个人的肢体动作、面部表情、甚至是连上的皱纹都被详细的雕刻了出来,看起来有点儿活灵活现的,大概能十足地勾起粉丝们的兴趣。

 

只不过这么严肃的场景此刻面临着一个十分不搭调的问题,美国队长光溜溜地举着他的盾牌,天晓得为什么窃贼只拿了衣服却留下了那个配套的盾!(注4)

 

Bucky很合时宜地想起了站他前一个的小个子的假设,可惜他没福亲眼看到,别说有没有进行喷涂了,制作者一定龟毛到连脚底心儿都没落下,因为他现在抑制不住地挑着眉毛看着美国队长被精心制作过的下半身。

 

这不闭馆还真的不行。Bucky摁着额头稍稍期盼了一下新制服的到来,毕竟深夜里巡逻的时候手电筒扫到一个栩栩如生的裸体雕像免不了地会被震一下。

 

Bucky的原定计划是在一周内找到足够负担房租和基本伙食费的工作,然后再留三天去谈妥租房问题。这只是第一天而已,Bucky就已经完成了任务里的大头部分,这绝对值得欢欣鼓舞一番。Bucky确认博物馆里再没有第二个人后锁上了员工通道的门,开始泛红的天色表示他没有时间回一躺自己的小窝准备一些过夜的东西,找一家快餐店解决一下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Bucky把手里抱着的制服、手电筒、重要文件统统都塞进了背包里,翻开钱包点了一下,才凭着印象开始寻找Wendy’s的踪迹。

 

 

 

注1:我没怎么注意过米国博物馆开门时间,搜了一下北京自然博物馆的开放时间是9:00-17:00,应该差不多是这样。夜班总不能一个人干满16个小时……那还活不活了……于是大概框了一个时间,白天还有两班人正好凑满24小时。于是复活时间也配合一下Bucky的上班时间来。

注2:工资水平参考自电影《博物馆奇妙夜》第一部,Larry的一句吐槽:“This is not worth 11.50 an hour.“比起苦力活的最低工资来说还算是好一些的。

注3:第一次去米国的时候来接我的米国阿姨介绍我们学校南边儿全都是维多利亚式建筑(不过破烂到我有点认不出来啊哈哈……)有几栋建筑物非常好看!

注4:美队2电影里美队自己偷的衣服www~然而此处犯人不是steve真的不是!!我不想再写侦探向了!!!

 

 

 

 

 

3

 

夏天天黑的总是晚一些,在快餐店磨蹭到九点多的时候Bucky动身回博物馆。夜间车流量也没有明显的减少,虽然白天也不是很多就是了。

 

“嘿小帅哥儿~要不要一起找点乐子?”相遇的完全陌生的年轻黑人男性过分热情地想来搭Bucky的肩膀,被很大幅度地闪掉了。

 

“不,谢谢,再见。”

 

Bucky保持双手插兜的姿势快步绕开面前的三个人,今天他的运气很好,心情也很不错,在这种时候被破坏掉就不怎么样了。

 

之后他再次受到了一点点小惊吓,员工通道的门被打开的时候里面突然涌出来一股冷气,Bucky甚至为此打了个哆嗦。印象里就在门口的开关也很难摸索到,最后灯管的亮度忽明忽暗地闪了几下才维持稳定。

 

员工办公室的区域里就有一个卫生间,每天两班的清扫也使得它比馆区周围的更干净一些,比如说台面上几乎不会有什么积水。Bucky拉开拉链打算脱下外套,希望这里没有摄像头,只是稍稍地担心一下,会有的话才比较活见鬼,但Bucky还是简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哐——

 

Bucky迅速地扭头,什么也没看到。虽然灯光很明亮,他还是忍不住紧张了一把。空无一人的博物馆,黑夜,卫生间。怎么听怎么像是三流劣质鬼片儿的开头。

 

然而在人类本性的驱使下,Bucky还是去手贱了。

 

除了最外边儿放拖把扫帚的隔间以外,Bucky在开门前都礼貌地扣了门,对鬼礼貌一点也不是坏事,如果真的有鬼的话。每次拉开门前心理压力还是沉甸甸地阻滞着呼吸系统,Bucky直到连开两扇都好好的,刚要放下戒心的时候拉开了第三扇,好运终于开始了。

 

没错,好运!

 

“呜哇啊啊啊啊啊——!!!!!”

 

“……你在鬼叫个什么啊……”Bucky很无奈地垂着摁住鼻梁闷闷地叹气,他就知道半夜看到个裸男会被吓到。还有,应该尖叫的是他才对啊!

 

挤在尽可能远离马桶的门边角落里、举着盾牌挡在身子前面、尽全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儿还是大超过盾牌的裸男同志肺活量真的超常得惊人,Bucky看他停不下来还特意想越过那面拍拍他肩膀安抚一下,结果在碰到的瞬间鬼叫声又提高了一个八度。

 

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嗓门儿已经能算得上是在咆哮了,理所当然地传遍博物馆,但是博物馆半夜哪儿有人啊,吓不着的。除了自己……

 

“嘿……”Bucky还想说点什么,至少打住这个场面,好像是他在做什么坏事一样。门外的动静却叫他给噎着了。

 

一连串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在回声的影响下听起来人数有点夸张的多,卫生间的门之前Bucky随手带上了,此刻被完全用撞破敌军大本营的气势给撞开了。Bucky甚至下意识地想举起手来交代他真的啥也没做!

 

有人听到尖叫声报警?怎么可能!

 

……来的那么快。

 

“把手背在脑袋后面,别想耍花样!!”冲进来的其中一个黑人拿枪指着他,见鬼,美国现在还有人抱着这种枪上街的吗?!Bucky偷瞄了几眼,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儿眼熟。其余的五人或警戒地看着自己,或围在打开的厕所隔间门口担心地询问里面的人有事没有。

 

Bucky偷偷翻了个白眼,有事的是我的耳朵好嘛!

 

蹲在里面那位被嘘寒问暖的大个子大概终于觉得有点儿不够气用了才停止了叫喊,沉默了一会儿后从盾牌后面露出小半个脑袋,他有浅金色的头发和浅蓝色的眼睛。他清了清嗓子才能正常开口:“抱歉,什么事也没有。我说过你们不用来的。”

 

“我们听到了尖叫。”

 

“队长的尖叫。”

 

“队长有难八方支援!”

 

Bucky听着又翻了一个白眼,这些家伙的直线条神经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不,我没有难。我很好。如果方便的话现在你们都随便去哪儿好么,包括外面的士兵们,告诉他们我一切都好。”大个子找回了镇静,开始指挥人手,不过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没那么听话,仍然抓着不放地提问。

 

“可是队长,这儿有个陌生的小子,我们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否则就对不起昨晚的啤酒了!”不说这个还好,说完大个子整个脸都变得皱巴巴的,满脸的懊恼一览无遗。但他还是很冷静地知会了他的……同僚?

 

他直视着Bucky,表情被盾挡住了一半无法解读:“他是Bucky。”

 

“What?!”“James?!!”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Bucky,而这是今天第二次了,Bucky很别扭,却仍碍于黑洞洞的枪管儿口不敢把手臂放下来。

 

“所以你们可以放心了,我猜?”

 

“好吧。”

 

“Captain’s orders.”

 

几个人耸耸肩,挨个儿挤出去顺便挤走了门口的围观群众,还很好心的把门也一起顺手带上了。大个子只在他们合上门的时候短暂地挪开了视线,之后又粘回了Bucky身上。

 

“Bucky……”

 

“你好,我叫James Barnes,但不是你说的那个Bucky。”Bucky伸出右手表示友善,不过对面的大个子好像不大方便伸出手来。

 

几秒后他还是单用左手固定住盾牌挡住了重要的下半身和一部分的腰腹,握住了Bucky的右手。

 

“I’m Steve Rogers. Captain America, at your service。”(注1)

 

Steve的胸部也超出了盾牌的遮挡范围,Bucky有点犹豫是看他的笑脸比较好还是白花花的胸肌比较好。“不不不,我不需要任何服务。”Bucky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这可真是窘大了。

 

“等你需要我的时候。”

 

“我想你现在应该比较需要我,Captain Amercia。”Bucky说出这话的时候明显看到美队脑袋上飘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这儿挺冷的,你不能一直裸着直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给你套上一件新的制服。”

 

Bucky把脱到一半的外套扯下来丢在了Steve的盾上,他是这么预想的,不过袖子明显不那么容易控制,其中一只耷拉在了Steve的脑袋上,挡住了半只眼睛,看起来比滑稽还要更滑稽一点。“谢谢,叫我Steve就好。”

 

“Steve,随你喜欢,我的衣服你穿会可能有点儿嫌紧,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强。”Bucky趁着Steve低头看手里外套的时候把背心也掀了起来一并塞了过去。说完给自己套上了保安的白色制服衬衣,不等扣上扣子就想着先得把裤子替给Steve。

 

Bucky刚要拉下裤子拉链的时候门又被挤作一团的六个人撞开了。

 

“你们又干嘛来了?!”Bucky立刻把手挪回了衬衣扣子上冲着门口吼,Steve还忙着拿盾挡住关键部位呢。

 

“给队长找来的衣服!”Jacques手下夹着一个挣扎着的白色人体模型,身上是美国队长的另一套衣服,提在手里的也是另一个形状的盾。

 

“NO!!”Steve想也没想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否则一开始他也不会在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的时候用最快速度躲到这个职员专用的卫生间来了,“那是他的衣服,给我穿的话他也是全裸的了,这不应该。”

 

没错,至少你全裸起来还要好看一些,不对,你都穿上我的衣服了!Bucky垂着嘴角靠在洗手台上看这些上世纪的老古董们吵吵闹闹。最后Steve还是摆出了队长的说话架子来才把人都二度赶了出去,这些家伙没敢明目张胆地往Bucky身上贴来八卦一下他们刚刚发生了什么才把他们的队长搞到叫成那样,而Steve手里还有一个盾,他们谁都近不了身。

 

“等你出来,Cap,我们再喝两杯。”Jim临走前朝美队挥挥手,意犹未尽地跟队友们讨论着这周都坐在酒吧区有点儿腻味了,换个地方喝起来更尽兴一些。

 

门一合上Bucky就麻利地把裤子解决了递给Steve,而我们纯洁又正直的美国队长听到Bucky说接着才伸出了右手,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盾牌的固定带,心说不偷瞄就绝不偷瞄。Bucky把自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出帽子摁在自己头上。

 

Bucky跟在Steve后面出的门,哪怕是Steve的块儿头也不能简单阻隔赤裸裸的围观视线。

 

“抱歉之前让你收到了惊吓,Bucky,这是咆哮突击队的优秀战士们。Timothy Dugan,Jim Morita,James Falsworth,Gabriel Jones,Jacques Dernier,Sam Sawyer。”Steve侧过身帮Bucky一一介绍,每个人被点到名都向他致意,“我们每个晚上都会复活,因为摆在展厅里的那个Tesseract,是个真货……”

 

“呜哇啊啊啊啊啊——!!!!!”Bucky突然嚎了一声。

 

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都给这嗓子吓了一条,Steve神色复杂地看着Bucky,生怕他跟某一任夜班警卫一样被现实吓到背过气儿去,然后神经叨叨地第二天久辞职不干了。Bucky人很好,Steve确信他希望能和这位James Barnes共处比一个晚上更长的时间。

 

Bucky粗喘了几口,很难得肺活量被这么明显地比了下去,这才摊平双手一脸无辜地回答Steve:“彼此彼此。”

 

 

 

注1:《博物馆奇妙夜》第一部总统先生的初次见面台词^w^~

 

不要怀疑!我真的是盾冬党……但是平时相处可能看起来还蛮盾冬盾(冬盾冬?)的。←舌头要打结了

本来想写成Bucky反射弧想起来这群家伙都不是人,不过好像蠢萌过头了所以就改成故意耍人www~异常冷静的吧唧TWTT~~~

 

 

评论(7)
热度(166)
©幻影皮囊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