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皮囊姬

♚战斗欲旺盛的冷cp小王子♔
墙头众多,没事干就爬来爬去。介绍写什么都分分钟打脸……麻烦大家善用归档和搜索功能了~~
( ̄ε(# ̄)☆╰╮( ̄▽ ̄///)

【盾冬】博物馆奇妙夜 chap.11

CHAPTER 1~3  4  5  6  7 8 9 10

 

Spring break结束前最后的狂欢(什么鬼)

过两天连着3个midterm啊死的心都有了……

锤哥基妹上线预定,不是下章就是下下章,我不信战斗部分我会写过6000字!!_(:зゝ∠)_……

=========================

 

11.

 

Bucky抱着Steve的蜡像坐在阴影里大口喘气,多半是劫后余生带来的紧张感的肆意释放。就在他们左边四五厘米的地方,阳光通过大门铺洒在大理石地面上。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收拾现场。

 

Steve的身体硬邦邦的,手感相当光滑,姿势也回到了平时站桩的模样。

 

Bucky发现笔挺笔挺的美国队长相当难以用公主抱这种姿势抬起来,只好采取更加普通的方法——扛在肩上往里走,只是拐弯的时候得小心些。

 

美国队长博物馆里有自己的一套通风系统,窗户只在外围的几处功能性展厅有,这几处多为顾客休息或购物的区域,摆放人物相关模型展品的展区都在内部,只靠精心设计过的灯光照明,以求不伤及展品。虽然这儿没有大型博物馆里那些成百上千年历史的著名画作,但画家几十年前的油画作品也应得到妥善保存。

 

几次巡逻下来,Bucky对地形摸得算是相当清楚了,避开光线照射的位置快速把Steve带到了他的位置,突然有些尴尬地发现他的衣服相当难在他白天固定的站姿下脱除。当他把外套的弹性拉到最大的时候,外套才有些困难地离开了Steve的双手。裤子则较为简单,解开了扣子就顺着优美的腿部线条滑落。可贴身的那件就有些麻烦了。

 

正犹豫是向上脱还是向下脱的时候,他听见Reston在喊他的名字,Bucky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超过在二十四小时里可以使用的紧张额度了。情急之下他用牙咬断了线,找了一个突破口,双手捏住两边的布片,猛一用力后那件衣服就变成了一块儿普通的布片。

 

Bucky抱着衣服和衣服碎片、以及一袋子药匆匆跑向自己的衣柜,庆幸没有在路上撞上打算来和自己道早安的Reston。他赶紧打开柜门,将一切东西混在了一起。Reston探头进来的时候正碰上Bucky把所有东西搞得一团乱,长凳上和地上。

 

“嘿……呃……一切都好?”Reston的语气听起来满是怀疑,“需要帮忙么?”

 

“不用了,我自己慢慢收拾就可以。”Bucky靠着铁柜在长凳上另一边空一些的地方坐下了,之前扑倒Steve的时候他担心Steve会被磕着碰伤,只得利用自己身体缓冲的时候另一边儿的手肘在撞击下受伤了。同时,他的右脚踝也有诡异的肿胀和刺痛感,大约是扭到了。他迅速地评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补充道。“挺长的夜晚。”Bucky低着头,一边抖着腿一边回想发生过的一切,“不过一切都解决了。”

 

“好好回去休息吧~我应该说明天见,不过明天见不着你了,我明天没有排班。还有,早上好,Barnes。”Reston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很不幸,就是受伤的那一边。

 

Bucky呲牙咧嘴地笑一笑,忍着身上的不适收拾东西。Reston依旧是穿好了制服来的,他给自己打了卡,接着就直接回到博物馆门口的门房里开始坐岗。

 

这给了Bucky一个机会,他后知后觉想起来的时候真有些担心被发现了,那些他差点忘记的东西。

 

他绕去空无一人的公共电脑区,一切都仅仅有条,路上经过的每一个展厅也一样。他准备的材料被整齐地叠好了放在某个桌角,唯一一本摊开的笔记本端正地躺在一个没有工作的显示器前,最上面那页儿有工整字体写着的一个名字和一串地址,再下一行记录了电话号码,而末尾用更小的字体写了一句“乐意为你效劳,不用谢,James。”


透过空白的位置Bucky察觉到后面一页也有写了什么的痕迹,他草草翻了几页,都是对比内容和选择理由,详实的像是任务报告一样。Bucky不确定要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他小心翼翼地抱起所有私人的东西,带着更衣间里的一部分一起回家再细细研究。

 

当天夜里当他再度看见Steve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自己的那身制服,Bucky偷偷藏好了带来的外套裤子和新的背心没让Steve看见。

 

之后的几个晚上都平淡的吓人,Bucky逐渐适应了新的作息,第二个夜晚的诸多时间让他绷紧了神经撑到了清晨,再之后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

 

他和所有“人”都整晚整晚地待在博物馆里,巡逻小队没有取消,坚持应该要帮Bucky的忙。Steve头几天都大惊小怪地要求检查他的伤势,软磨硬泡地留在更衣室里盯着Bucky换衣服,毫无疑问地为了他身上额外的淤青皱眉,他十分确定Steve只用了几秒钟就想通了前因后果。

 

“Bucky!你不应该这么做的,我只是一个蜡像,摔一下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现在是往自己身上揽愧疚感的时候吗?Bucky偷偷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用无比诚恳的语气反复向Steve保证:“我真的没事,过几天就会好全了像新的一样。”

 

只是这样的声明并不足以让Steve甩掉愁容,反而愈发地把整张脸皱起来,每一道缝隙里都挤满了懊丧和自责。他坐在长凳上,就在Bucky身侧,他把手肘搁在膝盖骨附近,整颗脑袋被手臂支撑着垂在胸前,他的大巴掌罩住了几乎自己的整张脸,借此躲开了Bucky的视线。

 

Bucky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确定这种情形要怎样解决比较合适。于是他只好按着自己的猜测尝试着挪过去、蹲下来、轻轻地扯开了Steve的手,两双蓝汪汪的眼睛重又对上了。Bucky不太会读别人的表情,但此刻他能想到的只有“委屈的大黄狗”这样的比喻。他用自己的手代替了Steve的,贴在两边的面颊上支撑住了Steve的脑袋。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Steve。”说完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等在门口的咆哮突击队队员们看到队长稍微恢复正常被Bucky推出来的时候也终于放心,抓着Bucky要跟他喝酒。Bucky正想要找机会感谢他们,这下更没有拒绝的理由,立刻就被拽走跟大兵们挤成一团。

 

等Bucky的伤不碍事后,Steve说到做到,每夜除了正常的巡逻时间以外都要拉着Bucky锻炼身体,过了一阵子后更是开始开始了战斗和战术课。学生不止Bucky一个,Bucky也有了不错的对练伙伴。

 

开学后逐渐占用起不少时间的学业也并没有太让Bucky困扰。夜里练习累了的时候可以汗津津的靠着Steve休息,Steve制定的训练强度总是会比自己能接受的更高那么一点点,撑完整个过程后他才没力气挪动步子去找椅子休息。有时候Bucky会把作业带来解决,Steve帮不上忙,就拿了椅子规矩地坐在一边,一直看着Bucky的侧脸直到他完成了他的作业。

 

大兵们在酒桌上总拿这个说事儿,而且他们很简单地就排除了被队长听到的担心——Steve现在成宿成宿地粘在Bucky身边,哪会来酒吧区和他们凑热闹打发时间?

 

充实的日子过的久了,每天都让Bucky觉得快乐,疲惫、但是快乐。然而好运似乎不得不得由厄运衬托才能显得格外珍贵和吸引。

 

Bucky搬进咆哮突击队认真研究后选定的那栋公寓楼后一直节奏紧张地忙着适应新的生活。终于有一天,一个喜欢热闹的房客搬进来后顺势开了个派对,就在她入住的那天下午。Bucky刚好结束了一节课,正是安排好回家补眠的时候。

 

那位姑娘就把派对摆在公寓楼的后花园,就在Bucky惯走的入口前面,临到那儿再想换门走就太过刻意。人群在Bucky犹豫的时候就把他拉了进去,还没等他开口手里就不知被谁塞了一瓶啤酒,瓶盖儿都开好了,真是周到。

 

参加派对的人多是公寓里的住户,什么样的都有,住了多久的也都有。Bucky本想解释自己也没带什么来,不好意思久留,问明主办人说明后却被拉着热情地要求一定要多喝几杯再走,不用不好意思。正巧这两天有一场橄榄球赛,本州的球队赢得了胜利,不少人都在聊着这个话题,喝酒庆祝是球迷间最普遍的法子,Bucky莫名其妙地就被拖着喝了好几轮,和兴奋喜悦地球迷击掌。

 

等他好不容易脱身,躺在软乎乎的床上的时候已经离上班时间不算太远了。

 

Bucky迷迷糊糊地给手机设置好了闹钟,趴在被面儿上就睡着了。

 

可最后叫醒Bucky的不是闹钟,而是一通陌生的电话,看号码应该是州内的。没有注意到时间,Bucky呻吟着把半边脸埋在被子里,手机盖在朝上的耳朵上,他指望这是个推销保险的,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迅速挂掉然后接着睡了。

 

短暂的睡眠不仅没有缓解酒劲儿,反而让头脑愈加混沌,Bucky的头隐隐作痛,仅剩的一点儿理智被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找到并勾走了,那是Morita,他说得简明扼要,但混合了炮火和爆炸的伴奏就显然难以让人抓住重点了。

 

Bucky挣扎了几下终于坐起身,他一边摁着突突猛跳的太阳穴,一边加大了音量以防Morita不能听清,他那儿现在听起来像地狱:“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来了?!嘿Jim!你们还在博物馆吗?”现在不用看时间他也知道自己错过了上班,同时也是博物馆每日复苏的时刻。

 

“是!博物馆!”Morita听起来像是在移动中保持着跟Bucky的通话,声音忽远忽近,但明显是咆哮级别的音量了,“呆在家里!James!什么都不用管!队长的命令,你今天不要来!”

 

 

——TBC——

 

 

 

*我严肃认真地想指出自己的一个毛病,为了叙述方便而不断地切换视角,这个应该跟上帝视角不一样。虽然需要的信息都能表达出来,然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实在是说不上来QAQ~!总觉得这个问题很大TWT——让我啃几本书研究一下,下一篇的时候得注意注意这个问题了。

*我个人口味可能有点问题_(:зゝ∠)_……这两年我对(我喜欢的)男人的最高评价——可爱的跟大黄狗一样!!!

*只用一次的角色都不爱给起名字,虐。那个揍人的大块头除外,那个是太讨厌了不想给名字!

*入住party我没见过,邻居一般都是我出门或者回家的时候正巧碰上才知道的。以前我周围都是亚洲人,这学期突然几乎都换成了外国小哥我有点方。说起来,今天进电梯被用中文问几楼的时候还恍惚了一下_(:зゝ∠)_~

 

评论
热度(40)
©幻影皮囊姬 | Powered by LOFTER